竹梨

不好意思,退网一段时间

赌徒与孝廉2

*预警,严重ooc

*点开本文第一个tag查看前文

――――――――――――――

说实在的。蓝忘机是没有料到魏无羡竟会这么这么大方,甚至可以说是奢侈的。近日来总会有人往家里送粮食,一送就是几大篮,全是上好的食材,而且衣服也是全新的,裁用的全是京城江家铺子最好的衣料。这么些新衣,够穿好几年的。虽说是对方自愿给的,他总觉得用别人的东西不好,在第二日时前去碧楼向魏无羡推辞掉东西。

碧楼名字听起来雅致了些,可实际上却是京城最大的赌坊。 这里的规则不受外界控制,男女老少皆可一搏,妖魔鬼怪什么七七八八的人都有。蓝忘机一入这门槛就忍受不了里面的氛围,却仍是强忍着到处搜寻魏无羡。要找的人就在身后。魏无羡不知何时注意到了对方,却偷偷溜至对方身后玩起了躲猫猫。直至身边的红衣女郎见了这一幕掩嘴轻笑起来,蓝忘机才发现身后的异常。

“魏无羡!”
“在在在,我在!”魏无羡憋笑快要憋成内伤了,被蓝忘机发现后忍不住想笑出来却在瞥到对方不善的脸色时硬生生打个哈哈又憋回去了。蓝忘机刚开始因恼怒而泛起的一抹粉色退了下去,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魏无羡:“那些东西,你别送了。”魏无羡似是早就料到他是为此事而来的,准备了一大堆理由,他耸耸肩道:“我这是为了报答你那日在雪地里护住我才送的。”蓝忘机听他提起此事,皱了皱眉,欲开口反驳他,对方又开口了:“大恩大德难以为报只有送些生活用品以示感谢你若连这都不肯接受那真是太伤我的心了伤我心是小若是因此影响风气导致以后大家因帮助没有回报而不愿意帮忙就完蛋啦那样将会造成社会关系冷漠国家也会变得十分脆弱要是邻国……”蓝忘机忍不了了,失态地捂住对方的嘴,白净的脸又被那无理又无法反驳的理由气的涨起一层红晕。魏无羡被捂住嘴巴反倒笑嘻嘻的,未及对方收手迅速伸出舌尖舔了蓝忘机的手心。蓝忘机的手如同被火舌燎到一般,一下子就收回了手,眼睛里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只低声说了句日后必当回报便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魏无羡颇为奇怪地盯着蓝忘机的背影看了许久,有点儿不可置信:“被我舔了下手心反应这么大?我嘴里也没毒啊?”他挠挠头发,边往回走边盯着自己的手,尝试着舔了一下,依旧不解,只留下红衣女郎站在原地但笑不语。

蓝忘机回去以后没怎么再去碧楼了,他竭力想要忘记那日的事,却被母亲再次提起:“送我们东西的人挺好心的,娘做了桂花糕,若对方不嫌弃就给他送点去。”蓝忘机头一次极为固执,偏过头去看书坚决拒绝了。

――――――――――――――――――――
更文真的好累好累好累啊……我已经变成一条咸鱼干啦……还是不适合写长篇慢慢来好了。

赌徒与孝廉(1)

*如有撞梗请务必告知

*本文改编自一篇文言文

――――――――――――――――――――

“今日家里又没米了,阿湛,你……帮忙出去借点吃的好不好?”

母亲坐在昏黄的烛光前,手上是缝了又缝 补了又补的衣服,要不是蓝曦臣去干活了,她定不会叫这年幼的儿子出去借粮的,可是……她还是很担心蓝忘机会拒绝,毕竟这孩子的自尊心挺强的。

正当她犹豫着再开口叫他别去时,蓝忘机却放下了手中的书,从脱了漆的书案上爬了下来,正了正抹额和洗的发白的衣襟,乖巧地应了声,便出去了。

此时正值寒冬,阴暗的云仍大片大片堆积在一起,遮蔽了原本就不甚温暖的日光。

蓝忘机搓了搓手,呵一口热气,在一座豪宅的大门前停下脚步,伸出手不轻不重地敲了两下,门应声而开。

开门的是个穿着白衣的家仆,虽是家仆,可他那身衣服仍是比蓝忘机的要好上许多。

蓝忘机抬起头来,问道:“请问,本府家主在吗?”

“你是谁啊?”对方不耐烦地抱着手臂横在门前道。

蓝忘机微微不快,不卑不亢地回答:“蓝氏家主之子,蓝忘机。”“蓝氏家主之子?就你?哈,想攀亲也要找点靠谱的理由吧!走走走,别在这碍事!”那家仆如同赶苍蝇一般朝他挥了挥手,赶紧推上了大门,根本不容蓝忘机再辩解。

朱红色的大门复又合上,雪似乎下的更大了。蓝忘机静静注视着大门,拳头握得发紧。片刻后,他一言不发地动了动冻僵的双腿,打算赶往下一家。

谁知他一回头便发现不知何时,身后已站着一个穿着黑衣,裹着雪白狐裘的小公子,正静静地注视着他。见他一回头,这公子立马喜笑颜开,向他招了招手。

蓝忘机刚刚见到他,黑发和红色发带随着刮起的寒风在这素静天地间显出一点暖意,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再靠近。好个一派风流少年样。蓝忘机微恍了下神,下一刻便扭过头,步下台阶要走。

那小公子颇为着急地向他跑去,就快拦住他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绊了一跤,整个人直往蓝忘机怀里扑。

蓝忘机始料未及,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抱到一块,双双躺倒在雪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公子手忙脚乱地从雪地里爬起来,要去拉他。

蓝忘机也撑起身子坐了起来,看着对方要拉他的手又撇过头去,自己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又作势要走。

小公子也不觉得冷场,自己缩回手挠挠头发,定定地看着蓝忘机……的衣服,道:“你现在衣服也湿了,肯定冷着了吧?我的袍子就先借你穿着!”说完也不管对方答应不答应,一手解下袍子披到蓝忘机身上,自己满意地拍了拍手:“这袍子挺适合你的!”复又想起什么,拍下脑袋叫到:“我要回去了!”自己丢下蓝忘机跑了两步后又喊到:“我已经让人给你家送米了,不用再去借啦!想找我就来碧楼,我时常在那儿……”

蓝忘机看着那道黑色身影渐渐消失不见,低下头去整整袍子,想把袍子解下来,手在空中停了会儿最终还是收回去,转身往家走去。

器官端正

*请点击第一个tag查看前文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
今天竞赛一结束,我就和几个同学顺路去书店买书,刚好碰到了魏老师、江老师还有金老师也在那里。

结账的时候,老板娘仔细看了下金老师,道:“你这个样貌,不去当明星可惜了。”

金老师:“那是当……”

江老师:“老板娘,您眼睛上滤镜了?”

老板娘:“没有。是真的!你看他,那个玉树临风啊,器官端正啊……”

魏老师:“是啊,他不仅器官端正,还配件完善呢。”

江老师:“何止。他还有血有肉呢。”

我们几个同学努力憋笑,抬头稍微瞄了眼金老师,发现他脸都绿了。

墨香·奇葩多·欢乐多·学霸多·简称三多·学院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随缘更新

*我果然不应该随便乱立flag。)

――――――――――――――――――

我叫阿梨。
阿梨的阿,阿梨的梨。
今年是我转到墨香学院的第一年。
我在高一一班。
我们班长叫谢怜,别着一个斗笠发夹。
他笑起来很温和。
身为受的气质掩都掩不住。

我们班的学习委员是花城。他年龄虽然比我们小很多,但是学习却是数一数二的,令班里某些同学颇为妒忌,但其却不在意自己的学习如何,每日主要任务是学会如何讨老谢喜欢。

纪律委员是灵文。特别严格。看起来就是个专心学习的人,但其实私底下跟柳溟烟一样是个同人大佬。

我们班主任叫蓝忘机,听说家里人有给他赐过名,但是什么至今不知。并未成婚,班里某些女生对他很是喜欢,但不敢开口。最近一次讲座上我偶然听到其似与其爱人的对话。妹子们闻之心碎。

说到魏无羡,他是我们的语文老师。极其不正经,喜欢插科打诨,跟班里捣蛋的男生一个样子。但教学时很认真。有一点颇为奇怪的是,魏老师隔三差五的,进来就是扶着腰上课,嗓子也颇为沙哑。到下午不知为何就好了。这至今是个未解之谜。

以上为我对我们班的初步认识。

贺玄驾着自己的骨龙牌劳黑莱水带着花城和谢怜去家里吃饭。忽然手机响了,贺玄瞟了眼屏幕点开通话,刹那间青玄甜的腻死人的声音响彻整个车厢:“哎呀~贺哥哥你什么才能回来呀:(   我在家里等了你好久呢≧﹏≦  ”车厢一片死寂。“你再不回来我――”贺玄反应过来立马把音响设置取消。“等着,我马上就到。”语罢一把按灭屏幕。谢怜愣了半晌咳了一声,澄清道:“我们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花城一把搂过谢怜,挑了挑眉:“装什么淡定?脸都红了。”贺玄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要你管!”

【灵异】布娃娃


边听《童灵谣》边码字还是挺有感觉的。

*自行想象,配合童灵谣使用更佳
――――――――――――――――――――――――

某个冬日夜晚,寒风呼啸。

风透过窗缝一丝丝侵袭着这间屋子。

你冷得直抖,往被窝里钻。

被窝渐渐被捂暖,你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好像有什么声音从房间角落里传出。

睡眠一向较浅的你一下子醒来,发现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

手机,也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

你心里发颤,安慰自己只是幻觉。

想着快快入睡。

可那个声音一直扰得你无法入眠。

不行,我得起身去看看。

你这样想着。

裹上一条被子,你便赤脚下床。

发现那个声音是从衣柜里传出的。

你悄悄走近,透过柜子间缝,发现里面有微微亮光。

缓缓拉开衣柜。

一堆衣服上歪坐着一个颇为可爱的小布娃娃。

你悬着的心慢慢落下,捡起布娃娃。

把它身上的开关关掉。

亮光和声音一下子消失了。

你转身。

下一刻心却猛然提起。

不对,我一向不喜欢玩布娃娃,这里怎么会――

今日新闻:某女/男子在家中消失,房间一切事物

皆无被洗劫的迹象。警察只在衣柜前发现了一摊

血迹。相关消息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真相――

你一下子僵住了,这时灯忽然亮了。

身后传出一个温和的声音:不好意思那个布娃娃是我的,请还给我。

你回头,看见一个身穿道袍的长发男子,身后戴着一只斗笠,清俊温润。

只是身上却披着一件你的衣服颇为滑稽。

他身后又传出一个声音:哎呀,这里怎么有一堆

衣服啊?师兄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呀?

你好奇地歪头,看到一个满头卷毛的家伙和一个略微清瘦的身影。

他们身后又传出一个欢快的声音:明兄!快来!

我们传到21世纪啦!

那个被叫做明兄的家伙低头吭哧吭哧啃着鸡腿,

番茄汁撒了一地。

就这样,陆陆续续的,本来就小的房间里一下子堆满了一群奇奇怪怪的人。

他们七嘴八舌吵吵嚷嚷,发现缩地千里传错地方了就又吵吵嚷嚷地回去了。

你颇为新奇,高兴地跟在他们后面去到了另外一个,新的世界。

(完)

恃宠而骄

师青玄最近迷上看话本了,他搜罗了好大一筐话本,看得津津有味。

然后,大叹一声:“唉,我也好想知道恃宠而骄什么滋味哦。”

明仪毫无反应。

好吧,那就继续大叹一声:“唉!恃宠而骄是什么感觉啊――!”

明仪瞥他一眼:“你哥。”

师青玄把话本一抛,“哇啦哇啦”叫了起来:“不不不是!是那种特殊的关系你懂吗?就是恋人,对,恋人的感觉!”

明仪:“哦。”

“不是,你就‘哦’?没了?!”师青玄气鼓鼓的样子。

“不,还有,把你的脚从我身上挪下来。还有,我严重警告你,我不要再穿女装了!”

师青玄:“哦。”

一篇比较长的小短文

风师发现地师今天异常安静。

他早上一爬起来就给地师发了早安,然而地师并没有回复他。

奇了怪了,明兄这时候都会立刻回复我的呀。他这么嘟囔着,随即又想,唔,可能还没起床呢吧。于是风师愉快地去洗漱了。

洗完后再兴冲冲地拿起手机,发现还是没有什么消息,风师原本愉悦的脸瞬间垮了下来。他有点失落。有点伤心。他怀疑地师不要他了。

再不回我我可就删掉你了!风师有点气愤地想着。

可是当风师觉得时间过了很久很久很久,地师还是没有回复他。好吧,其实实际上也才过了五分钟而已。可是风师已经非常气愤了。他划开地师的帐号,准备删掉对方。

在指尖即将点下去的一瞬,风师犹豫了一下。万一地师遇到什么危险了才不回自己的呢?万一是什么紧急情况才来不及回复自己的呢??不行,我得去找他!风师这么想着。

当风师准备出门时,门铃响了。

他打开门发现是快递到了。

“您好,您的快递到了!”

然后几个人吭哧吭哧抬着一个超大的箱子进来了。

风师站在一旁歪着头想是自己前几天买的超大液晶电视到了还是水师又给自己寄了一箱金子。

他费了好大的劲拆开箱子。

里面坐着一个人。

他吓了一大跳。“明……明兄?”

“嗯。”地师这么说着,从箱子里爬了出来,拍了拍衣服。

“听说你想要新年礼物。”

“我没有钱。”

“只好把自己快递给你了。”

“……不满意?”

风师一把搂住地师的脖子,亲了好几口,激动得忘乎所以:“满意满意!特别满意!!!明兄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

地师:“……不是。”

地师今天起的特别早。

他去了趟快递公司。

“您好!请问您要快递什么?”

“我。”地师指了指自己。

    ……

坐进箱子的时候地师忽然想起自己没带手机。

不过没关系,很快就能见到那家伙了。他这么想着。

一篇小短文

风师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他抱住了明仪,

然后明仪捅了他一剑,

森然地笑着说是他害了自己。

风师惊出一身冷汗醒了过来。

他发现这是个梦,松了一口气。

然后发现他被绑在水牢里,

明仪提着一把剑笑意森然向他走来。